巨亏!天邦、傲农惨遭st跌停或退市,通威、大北农、国资……谁会接盘他们?
地区:
  类型:
  时间:2024-06-23 06:23:37
剧情简介

巨亏!巨亏天邦、天邦傲农惨遭st跌停或退市,傲农<strong></strong>通威、惨遭大北农、跌停国资……谁会接盘他们?_南方+_南方plus

假期前的4月30日,天邦食品和傲农生物可谓前后脚向市场扔出重磅公告。天邦两家巨头都因为连续亏损以及经营前景的傲农风险,被更名st。惨遭熬过了假期,跌停5月6日一开盘,这两家正式更名st的股票也是不约而同的跌停。而更大的危机则是,它两究竟还会持续几个跌停?

天邦、傲农股价双双跌停(ST股票的<strong></strong>跌停价计算方法是基于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按照跌停幅度为5%进行计算)

天邦、傲农股价双双跌停(ST股票的跌停价计算方法是基于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按照跌停幅度为5%进行计算)

不过在笔者看来,这两家改st这件事虽然很有标志性,但却是意料之中,对于资本市场应该算不上意外。跌停这件事应该不只是对改st的惊讶,还包括了对两家企业未来命运的担忧。

考虑到天邦和傲农不管是发展轨迹、亏损原因、提出重整都非常相似,笔者尝试从几个维度来分析一下两者的共同点和一些隐藏的不同点。

第一个共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持续三年巨额的亏损。这也是天邦和傲农双双st的直接原因。根据各自年报的显示,傲农过去三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是-15亿,-9.8亿,-36亿,三年总亏损高达61亿元,天邦则是-49亿,-10亿,-29亿,三年总亏损更是高达88亿元,两个企业加起来亏了上百亿。

更惨的是,刚刚公布的2024年一季报中,傲农的扣非净利润仍然亏损3.6亿,天邦更是亏损4.5亿元。可见在猪价已经稍有回暖的情况下,两巨头仍然泥足深陷。

不过连续三年亏损的企业其实不只有天邦和傲农,根据农财智库的统计,金新农、正虹、新五丰等企业也是连续三年亏损。而最终导致两巨头不得不st的第二个共同点则是负债率高企。

在2023年第三季度的负债率排行榜上,傲农和天邦就分别以89%和87%的负债率高居第二和第三。而在最新的2024年一季度负债排行榜上,由于原本第一的正邦重整完成,负债大幅下降。傲农和天邦已经高居前二,傲农更是负债率高达106%,已经正式进入资不抵债的境地。天邦的的负债率略微下降到80%,但仍处于危险线。

超高的负债如同一个随时会爆的炸弹。始终威胁这企业的经营前景。而且5月6日,傲农又最新公告,目前公司逾期的债务已高达35亿,已经是公司净资产的3.6倍。这恐怕也是今天跌停的重要因素。

为何两巨头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这背后的根本原因也就是两者第三个共同点,过去几年过于凶猛的扩张速度。

根据农财智库的统计,从2013年进入养猪业务,天邦仅用4年时间实现了生猪出栏量从0到100万头的飞跃发展。到了2021年,428万的出栏量已经跃居上市猪企的第六位。2023年更是进一步达到712万头的历史新高。

傲农的速度同样不遑多让。2018年傲农生物出栏仅为41.69万头,到2022年已经达到518.93万头,增长了11.44倍。

而比较悲剧的是,两巨头的高速扩张却没有踩准步点,迎头撞上了21年后的猪周期下行期。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两家巨头在成本控制上的水平也难称优秀。根据农财智库的统计,天邦2023年四季度的养殖成本高达16.6元/公斤,傲农在2023年6月公布的成本更是高达17.2元/公斤。相比于上市猪企中最优秀的做到15元甚至14.7元/公斤的水平可谓相去甚远。这也就造成了两家企业陷入了赚钱的时候比别人赚的少,亏钱的时候比别人亏得多的窘境。

面对重重压力,两巨头也并未坐以待毙,多番自救的尝试也是两者的第四个共同点。断臂求生,抛售优质资产回血,也是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

其中天邦从2022年起,就多次抛售前身为天邦种猪事业部的史记生物的股权。22年6月,首先以10.2亿元出售史记51%的股权。2023年9月宣布,拟出让不超过30%的史记生物股权,交易对价不超过16.5亿元。2024年2月26日,天邦食品公告称,该笔交易由通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接盘。

到了2024年,财务上的压力促使天邦抛售的频率更加密集。3月5日,天邦食品拟以7425万元向金宇保灵转让史记生物1.35%股权,6325万元向扬州优邦转让史记生物1.15%股权。3月11日,天邦食品拟1540万元向成都新亨转让史记生物0.28%股权,715万元向合肥派宠特转让史记生物0.13%股权。天邦食品对史记生物的持股降至16.09%。值得注意的是,天邦食品3月签署的两份股权转让协议均提及,“满足交割条件后即通过债权债务互抵方式完成部分款项交割”,可见相关交易也是天邦食品以股抵债之举。

傲农的抛售动作稍慢一点,2023年7月12日傲农投资拟以39.1亿元向漳州国资——漳州金投集团有限公司转让其持傲农生物5.049%股权;2023年10月傲农生物还转让了旗下的生猪育种子公司傲芯生物51%股权。

原本2023年12月13日,傲农生物控股股东傲农投资与大北农签署协议,大北农拟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取得傲农投资不少于51%的股权。可惜这份协议还未能落实,就因为傲农公司控股股东傲农投资、实际控制人吴有林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和标记,在12月26日终止。

而就在4月30日,傲农也公告转让傲芯生物51%的交易同样因股权冻结而终止。

未来的傲农和天邦又会走向何方呢?毫无疑问,正邦在双胞胎牵头下重整的例子是最可行的学习对象。在刚刚公布的2023年报中,正邦通过重整,甚至取得了85亿元的历史最高盈利。当然这个只能说是财务上的一种体现,债转股的方式在短期内让正邦赢得了喘息的机会,但归根到底还是需要后续在主营业务上真正重回盈利。

但对于傲农和天邦来说,这个例子能不能学的到也是一个问号。目前来看两者在这一点上体现出了明显的不同。首先虽然两者都已进入重整,但傲农是被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天邦则是主动申请。可见财务上的紧迫程度有明显区别。

此外,虽然扣非净利润都是连续三年巨亏。但天邦凭借22年较早的主动出售史记,还一度实现了当年归母净利润的扭亏为盈。可以说手上储备的资金相对充足一点。而傲农在经历了和大北农的闪电联姻失败,事实上已经非常危险。股权冻结的问题也是后续打算接盘的企业不得不担心的问题。

目前两巨头都没有透露关于重整目标的具体信息。而市场中的传闻却不少。其中被认为最有可能成为天邦白衣骑士的就是通威。天邦和通威之间早有合作关系。早在2021年,天邦食品养猪业务出现大幅亏损之时,便将大部分饲料业务出售给了通威,双方也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对于现在的天邦而言,通威股份还有另一重重要身份——债主。根据天邦2024年报显示,通威及子公司是天邦的第一大供应商,全年采购额高达69.9亿元,占比74%。截至2023年12月31日,天邦食品下属子公司应付通威股份饲料款余额为16.9亿元。

债主某种程度上也是重整最可能的参与者。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与其他几个接盘史记股权的企业明确了是以债权抵消的方式参与不同。就“卖给通威公司史记生物的股权,收到的是现金还是饲料债务减免”这一问题,有投资者3月2日在互通平台进行提问。对此,天邦食品董秘回复称:“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受让方会在史记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完成工商变更后的7个工作日内支付股权转让款项”。

在天邦的2024一季报中也体现了这一结果,天邦依靠处置史记生物32.91%股权产生的收益额达到10.42亿元,在扣非利润依然亏损的情况下,实现了归母利润的扭亏为盈。业界对此的推测是,通威一方面通过这次输血协助天邦挺过难关,另一方面如果未来重整,通威股份有可能通过债转股的方式入主天邦,凭借其资金实力助其重整成功。对于目前还主要以饲料为主业的通威农业而言,学习双胞胎,通过参与天邦重整实现借壳上市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毕竟目前整体IPO的难度有目共睹,曲线救国或许能更容易实现。

【作者】吴昊晖

【来源】南方农村报 农财宝典 新牧网


2次播放
268人已点赞
6人已收藏
明星主演
高钧贤
伊妹儿
林健辉
最新评论(371+)

玛俐亚

发表于3分钟前

回复 杨小琳 :


胡灵

发表于3分钟前

回复 高瑞欣 :


强辩乐团

发表于8分钟前

回复 赵恩 :


猜你喜欢
巨亏!天邦、傲农惨遭st跌停或退市,通威、大北农、国资……谁会接盘他们?
热度
8
点赞

友情链接: